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头条动态 >
你没看错,地球上的砂子快要用完了(2)

时间:2019-08-02 10:30 编辑:中華沙子網 点击量:

  砂与流

 

  卫星图像显示,采砂对孟加拉北部的乌姆吉河造成了巨大影响。

 

  数据稀缺

 

  目前对全球砂矿开采的估计是不可靠的,无疑过低。对河流泥沙的研究大多集中在大坝如何阻挡水流,然而学术界对商业开采的关注却很少。例如,截止2019年初,我们,我们从WebofScience上搜索到443篇科学论文中只有38篇定量地描述了采砂量。

 

  几乎没有长期的全流域检测沉积物的计划。从技术上讲,很难量化砂子如何移动或沿着河流沉积。此外,许多大河地处偏远,公开这些数据还涉及到政治和工业上的敏感问题,因此让统计变得困难。

 

  许多大的河流跨越几个国家,使得报告和执行国际法律法规变得困难。例如,湄公河流经中国、缅甸、老挝、泰国、柬埔寨和越南。

 

  在许多国家,采砂不受法律限制,可能涉及当地的“砂石黑手党(砂霸)”,采砂的方法有使用挖泥船和抽吸泵,以及用铲子或者徒手挖的方式,不分白天还是黑夜。在需求量大的发展中国家,采砂主要是规模小,且非正式的产业,因此监控困难,与浅层河床和漫滩采石场挖掘的砂石相比,河砂的来源很难确定。

 

  国际砂石贸易数据库过于粗糙,无法追踪其可持续性。例如,联合国全球商品贸易数据库根据材料的质量和成分,将砂子和砾石的进出口量分成一两种类别。其中没有区分砂子的来源是有自然补充的主动来源,例如河流和三角洲;还是无补充的被动来源,例如地质沉积层。

 

  从主动来源采挖沙子和砾石会对环境、社会和经济造成破坏,而从被动来源采砂对环境危害较小。例如,在湄公河三角洲,越南政府估计5000000人将会搬离因河道挖砂而坍塌的河岸。在印度北部的恒河,被侵蚀的河岸破坏了以鱼类为食的恒河鳄的筑巢和繁殖栖息地。恒河鳄是一种极度濒危物质,在印度北部和尼珀尔的野外仅存约200只成年恒河鳄。

 

  迅速的城市化和人口增长正在推升城市对建筑用砂的需求,例如巴基斯坦的卡拉奇市

  全球议题

 

  以下七点对于采砂的可持续性至关重要。

 

  来源。我们必须寻找并确证可持续性的砂子来源——例如格陵兰因冰盖减退而补充到海岸线上的砂子。联合国需要订立类似于可持续性森林管理的计划。我们还要寻找不会影响河流的新被动砂源,这可能会包括锁在漫滩中的沉积层;或是沉积在水坝后面的砂子——和采掘下游的砂子相比,这对生态的影响可能会小一些。

 

  替代。地方和国家政府以及相关规划部门应当鼓励使用砂子的替代品,例如碎石、工业矿渣和废料(包括铜、飞尘和铸造砂),以及回收塑料。例如,公路、停车场和车道可以将塑料垃圾包裹在沥青中,以减少沥青和骨料的用量。